七月茶

不求王者荣光加冕,但求少年意气不变。

自己画了对周叶的情头
叶叶:超凶
周周:前辈,可爱

突然发现画的背景色贼适合X图秀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良画手在不务正业之后终于肝完啦
背景是真的难画。。。
画的是拔牙里的一个小片段
文章链接见评论

【周叶】拔牙的滋味啊(下)

预警!!!
·周泽楷牙疼设定
·叶修已退役会做饭开车
·拔牙过程是根据自己小时候的经厉,不准确见谅
·无良画手不务正业写文(;´༎ຶД༎ຶ`)ooc见谅
前文见主页

第二天——
已经是下午两点,热辣辣的光线透过遮光帘的缝隙打在卧室的床上,叫醒了年糕似的黏着的两人。

叶修在刚醒过来,就觉得脑后的触感有点儿不对。微微抬起头转过去一看,入目的是一节白白嫩嫩的手臂。叶修怕再压着,把周泽楷的手臂给压得更厉害,刚想起身,就感觉腰上一股力气传来,一下子把他又拉入被窝。

“好了,小周。昨天摸了一晚上还不够啊。”

背后的周泽楷听见这句话,一下子从脖子红到了耳根,放开了手。

叶修裹着睡袍拉开了窗帘,看着窗外灿烂的阳光突然有一丝不祥的预感,他转头盯着周泽楷问道:“现在几点了?”刚刚睡醒的小周同学迷迷糊糊地划开手机,瞄了一眼回道:“两点。”

叶修二话不说拉起床上的周泽楷就朝着卫生间奔去:“枪王大大咱得快点了 ,我约的医生可是在三点半啊。”一听见医生两个字周泽楷立马就清醒了,看着眼前有些手忙脚乱的叶修,弱弱地问道:“要不……不去了?”

本来还在洗脸的叶修突然停下了动作,过了一会儿又开始继续打理自己一脸的胡渣,笑着对周泽楷说:“不去?周泽楷大大,理想很丰满。今天你就算是穿着睡衣,也别想跑。哥拖也会把你拖过去的哦。”虽然这个方案的可行性不大,不过对周泽楷来说这段话的意味倒是传达的明明白白。

乖乖去看医生。

明白了今天是不得不上刑场,周泽楷轻轻地按了一下自己的右脸,差点疼的叫出声来,只好认命的回到房间开始换衣服。

一刻钟之后带着昨天临时买的牛奶和面包,叶修拉着周泽楷风风火火地出了门,一脚踹上门之后,连锁都不锁直接跑到楼下开车。把周泽楷塞进了副驾之后,叶修拉开车门坐到驾驶座上。一旁的周泽楷缓过神来:“前辈……你会开车吗?”

“上个月刚拿到驾照,没问题的。”

接下来回应周泽楷的就是把他直接打到座位上的后坐力了。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以前周泽楷除了听粉丝说过自己以外就没怎么体会过了。

不过今天他是狠狠地了解了其中的精髓。

叶秋给他们找的牙科医院虽然生意不错但是应为收费原因一般顾客都是以高收入人群为主,所以位置也比较偏,过去的路也不会很堵。

所以叶修开得十分顺畅,也十分放飞自我。

最后在叶修近乎奇迹的车技下,两个人在三点一刻的时候到达了目的地。叶修停好车,急匆匆地就拉着周泽楷往楼上跑去。

上楼之后,叶修给医生打了招呼,就拉着自家小男友的手走进了问诊室里。虽说知道叶秋已经约到了医生,却没想到这个医生会是周泽楷熟人。

医生是一个和蔼中年的叔叔,一看见周泽楷就笑了起来:“这不是泽楷吗? ”周泽楷听见这个声音,反射性地打了个冷颤:
“ 李医生……”

这会儿到是叶修搞不明白了,见他疑惑,李医生笑着解释:“早些年我还在S市的时候,自己开了个小诊所,泽楷可是那里的常客啊。”“原来小周一直叨扰您啊。”叶修说着瞟了周泽楷一眼,“承蒙您关照了。”李医生闻言摆了摆手,叫周泽楷坐下。

“来,先把嘴张开。”周泽楷配合的把嘴张开,不过因为牙龈发炎,生理盐水都在眼眶里打转转,看起来怪可怜的。叶修见他这样,又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只是瞪了回去,悄悄说了一声:“活该。”周泽楷见叶修不想理他,只好继续泪眼朦胧,眼看着眼泪就要掉下来了,一只手突然带着纸巾在他脸上擦了擦。周泽楷立马回头去看,却被叶修一句别乱动又给转了回去。

这是李医生也差不多检查完了,看着两人说:“其实没多大问题,就是尽头牙,也就是智齿发炎了。泽楷,是不是又乱吃糖了?”周泽楷低下了头,只露了个头顶对着李医生。李医生转头看向叶修:“把这两颗智齿拔了就行了,智齿拔了也不会影响正常生活很多人都是拔了的。” 叶修冲李医生点了点头:“那……就今天吧。”“好的,那泽楷就和我去准备一下吧。”

“嗯,好。”周泽楷条件反射式的回答道。

“等等,前辈!!!”

被叶修丢进手术室后,周泽楷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答应了什么事,可怜兮兮地盯着叶修,可对方理都不理他,周泽楷治好整理好表情,看起来的平常没什么区别。

看见周泽楷强装镇定的样子,叶修也有点于心不忍,看着李医生。“没事,会打局部麻醉的。麻药也是进口的,不会伤及神经。”听见李医生这样说,叶修也小小的松了口气,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小周乖,拔个牙而已。我们枪王大大除了加血无所不能,一会儿就过去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有不由得想为什么自己当初没有玩奶妈,自我恢复总比在牙龈上来一针轻松。

看见手术室的门关上了,叶修出去坐到了走廊的长椅上。坐了一会儿又实在是闲不住,站起身来,从裤兜里掏出一盒烟抖出一根来,刚打算点烟的时候才想起来医院禁烟,又给塞了回去。站了一会儿后又开始在走廊里来回游荡,时不时还往手术室里边望一眼,然后飞快地低下头,继续徘徊。

突然一个护士走来过来,三十来岁的样子,温温和和的。她叫住叶修:“先生,喝杯水吧。”叶修愣了一下,从护士手中接过水杯,道了声谢。

“冒昧的问一句,在手术室里面的那位是您的爱人吧。”护士问道。叶修转过头,有些惊讶的看看着她:“是的,您是怎么知道的?”护士笑了笑:“您看您着急的,不过拔个牙而已,这才几分钟就坐不住了。你们感情一定很好吧。”“嗯……还好吧。”叶修听了护士的话,慢慢地低下头去,耳朵倒是红了个透。

“您再等一会儿吧,大概再过个几分钟就能出来了。”护士说完就回到了前台。叶修则坐了下来,尽量耐心的等待着。

和护士说的一样,不一会儿周泽楷就出来了,嘴里咬着一坨棉花,手里还拿着一盒药。李医生走出来,看见叶修急匆匆地走过来,简单的向叶修叮嘱了一下:“这个是消炎药,他牙龈有点发炎,等咬完棉球之后就可以吃了,剂量我写在包装上了。用温水,注意不要过烫。还有再过半个小时,棉球就可以吐了。到时候可以买点比较软的冰淇淋给他吃,能更快的止血,不过不要吃多了。”

一听见可以吃甜食,周泽楷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叶修想起小时候配叶秋来拔过牙,医生也让吃冰淇淋,忍不住笑了起来,就顺便说了一句:“这像是安慰小孩子一样啊。”毫不意外的收到了周泽楷抱怨的眼神。叶修强压下笑意,对李医生道了谢,就拉着周泽楷下了楼,开车回家了。

快到家的时候,叶修才想起昨天把家里的鸡蛋用完了,就顺道去了一趟超市,也不想锁车就把周泽楷留在了车里。等叶修拎着一小包东西回到车里的时候,周泽楷已经悄悄地把棉球吐了。

“前辈,一个小时了。”
听见周泽楷这么说,叶修看了下表,的确也过了一个小时了,就在塑料袋里翻了几下,翻出一小盒香草冰淇淋。叶修一向不喜欢吃太过甜腻的东西,尤其是香草味的,这是卖给谁的,也就不用说了。打开盖子后,怕周泽楷自己不小心碰到伤口,叶修就挖起一小块,送到周泽楷嘴里。香草馥郁的滋味在舌尖上一点一点展开,渐渐地蔓延到整个口腔,配上牛奶冰淇淋的醇厚,香甜的味道一下子就赶走了所有的难过分子,只留下美妙的甜味。尝过第一勺后,周泽楷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叶修手上的甜品。

看见周泽楷吃的这么开心,叶修也有点好奇,见周泽楷嘴唇上沾了一点,就用手指抹了下来,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好甜啊……”周泽楷早就习惯了叶修这个动作,有些疑惑的问道:“是吗?”

「看着为自己吃东西的恋人心里会很满足」周泽楷曾经在网上看见过这样的话题。那已经是六七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的周泽楷还没有进入联盟,对叶修也只是单纯的崇拜。不过毕竟是青春期的男孩子,对这些问题难免会很感兴趣。也许是应为那下面的评论太过美好,太过吸引人,所以才让周泽楷一直记到了现在。

「那样的两个人会懂得对方的好,对方的不好。但唯一不变的,就是那份珍惜了。」

也只有现在才真正的理解到那份心情是多么美好。

多么甜蜜。

左手边的人在认认真真地和一盒冰淇淋较着劲,不珍惜可就是笨蛋啦。

回去的路上,周泽楷也一直看着叶修,看的叶修有点不自在了,在一个红灯时转过头去问道:“小周,你有什么事想和我说吗?”

周泽楷认真的看着叶修的眼睛,微微地笑着:“嗯……”

“前辈,以后……车开慢点。”

【周叶】拔牙的滋味啊(上)

预警!!!
·周泽楷牙疼设定
·叶修已退役会开车会做饭设定
·无良画手不务正业写文(;´༎ຶД༎ຶ`)ooc见谅
前篇:糖果不够甜


周泽楷是真的饿了,毕竟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三五下的就将一大碗面给嚼完了。叶修还在慢条斯理地对着自己的碗里的菜叶子挑挑拣拣,打算避开这种在大众口里有益身心健康的食品。

吃完了饭的枪王大大一直细细地盯着叶修看,一眼就看见了叶某的犯罪现场,伸出筷子朝着叶修的右手打去。

手上没由来的一疼,叶修反射性的一抬头,看着坐在对面的周泽楷一脸认真的对着自己,像教育小朋友似的说到:“挑食,不好。”

如果没有脸上一大块又红又肿的东西的话就更有说服力了。

叶修快速的将碗里的青菜都解决干净,放下筷子,别过脸去,颤抖着声音回答:“好的,小周你去把碗洗了吧。”

周泽楷就像没看见他憋笑一样,端起两个碗朝着厨房走去。叶修换了好一会儿,拿起了手机翻起了通讯录:“嗯……还是找笨蛋弟弟吧,大孙估计在小楼那里窝着呢,找他当顺风司机是不可能了。”说着边播出叶秋的电话。

“喂,笨蛋弟弟,快点帮我找一家好一点儿的牙医诊所呗。”

叶秋听着自家哥哥万年不变的欠扁语调,揉了揉太阳穴问:“怎么?上天终于看你不顺眼了给你几颗蛀牙提个醒?
叶修也懒得继续和他扯:“是小周,牙疼了。别说这些,你快点帮我找找。”

“我怎么就摊上你了?”叶秋一边嘟囔着一边叫助理去联系医生了,“明天下午三点半,地址发你手机上了。

“亲爱的弟弟,”叶修说,“既然你都帮我联系了,要不然顺便当个司机把我们送过去吧。”

这回叶秋完全没有犹豫:“呵呵,想的美。”

叶修无奈地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不禁感叹道自己这个弟弟真是越长大越不可爱了,就翻箱倒柜地去翻自己获取天数与失踪天数对等的驾照去了。

正午的阳光慢慢的回到柔和状态,稀稀落落地洒下。叶修和周泽楷一起挑的这座房坐北朝南,通风,夏天也不会太热。再加上叶修作为一个究极宅男,夏冬两季都是窝在空调房间里的,更不会让自家男朋友热着。洗完碗过后,B市阳光灼人热度依旧只在这泽楷的头顶留下了一点点余温。

打完电话的叶修听见厨房的水声停了下来,转头看着正在擦手的周泽楷,他有些棕棕的头发被金黄色染浅了一圈,看起来软乎乎的。头顶有些翘了的碎发直接变成了金色,让这个帅气的小年轻又回到了大男孩的模样。

那一头秀发让叶修久违的有些手痒痒,这么觉着的时候,叶修已经走到了厨房里,对着这看起来手感极佳的头发揉了揉。手法极其娴熟,一看就有不少的经验。周泽楷像是已经习惯了自家前辈的神来之爪,一边享受着免费的头部按摩一边蹭了蹭在自己头上作乱的手。

“小周啊……”听见叶修喊他,周泽楷立马转过头去,盯着正打算抽烟的叶修,一边按住他拿烟的手,夺走打火机,一边向叶修投去询问的眼神。叶修见后辈是不打算让自己和烟进行一次好好的交流,也就作罢:“到沙发上去坐着。”

周泽楷闻言,立马牵着叶修的手走到客厅,一下子坐在了沙发上。叶修好像不怎么满意,又把他朝左边推了推:“坐过去点儿。”周泽楷虽然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但也听话的朝左边挪。叶修见他坐好,自己走到另一边的沙发躺下,稳稳地将自己的头放在了周泽楷的大腿上,两只脚往巨大的企鹅公仔和靠枕中间一踢,眼睛一闭就打算开始午休了。

周泽楷被他这催不及防的动作弄得愣了一下,随即将自己的左手轻轻地抚到叶修的头顶,另一只手则放在了叶修的肩上。叶修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开口朝这周泽楷说到 :“小周,明天下午准备好,三点半咱们去牙科看病。”

牙科,牙医……这对于喜欢吃糖的枪王大大可以说是噩梦一般的存在了。

笑话,谁喜欢一天到晚去补牙……

周泽楷深知看牙医的可怕,那拿着像勺子一样的小镜子的身影小枪王的眼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听见叶修说要去看牙医,周泽楷的内心甚至有点小小的恐惧。刚想开口说几句,却又觉得自家前辈是为了自己好,可是总归是有点害怕。

就在周泽楷无限纠结的时候,一阵平稳的呼吸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

周泽楷低头看去,叶修已经躺在他的腿上安安心心的睡着了。趁着叶修睡着,周泽楷细细地打量起许久未见的恋人,看着他眼底的乌青,周泽楷决心在自己在家的这段时间,必须让前辈好好睡觉,这样想着,又弯下腰去在叶修的嘴角印下一吻。

也许是家里的温度太舒服,也许是叶修的呼吸声混着空调轻微的风声有点催眠,又也许是因为周泽楷刚刚实在没睡醒,不一会儿,就也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屋里静悄悄的,窗外的蝉鸣声好像也因为这个小小的公寓里满满的温情而降低了声音。时间缓缓地流过,光斑的痕迹在沙发上两个人的身上渐渐地移动着,调皮的落在了两个人嘴角勾起的弧度。

这么安静的下午,也许只有两个人在一起才会如此的满足。

【周叶】果然糖果还是不够甜啊

预警!!!
·周泽楷牙疼设定
·叶神已退役,会做饭
·后续随缘
·无良画手不务正业写文,ooc见谅(;´༎ຶД༎ຶ`)



作为S市的居民,周泽楷对糖的喜爱可谓是编写在基因里的。在轮回的大厅到训练室里,虽说没到泛滥的程度,但是装有各类糖果的糖罐子倒是随处可见。

不过要说口味,周泽楷也不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甜党,而是偏爱重口味的食物。火锅啊,麻辣汤之类的也是外出吃饭的首选。但是毕竟是联盟的脸面,源源不断的代言和杂志拍摄让轮回的经理对周泽楷的饮食也是相当的严格。

但是总有松懈的时候……

“所以,现在夏休期一没代言,二没经理你就搞成这个样子?可以啊,小周。”
面对着一脸温和如风的笑意叶修,周泽楷没由来地拉了拉帽子,认命地把被叶修拉下一半的口罩取了下来,抿了抿嘴,睁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微笑的前辈。

叶修瞟了他一眼,伸手就在周泽楷红肿的右脸毫不留情地按了下去,然后在意料之中的收获了枪王大大毫无形象的惨叫。

“前辈!!!”才被毫不留情地凌虐到双眼泪汪汪的周泽楷感受到右脸颊上温热的触感,警惕的看着并没有把手收回去的叶某人,悄悄地往后退了一步……结果被身后的鞋子绊倒了,一屁股砸在了门上。周泽楷这一摔可把叶修吓了一大跳,随即又想到周泽楷反应这么大的原因,脸立马拉了下来。刚想出口训两句,一抬头正对上周泽楷满是生理盐水的大眼睛,就只好砸了砸嘴,有对着自己乱蓬蓬的头发一阵抓,然后朝着周泽楷伸出手去。

这下枪王大大倒是老实了不少,乖乖地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来上飞机前拿的糖。
叶修看着手里的糖果,掂了两下:“哟,这是小江给你?不过你这个牙疼也不像是一天两天的了,我可不信小江他会一点没发现。”周泽楷闻言摇了摇头,又马上把头埋下去:“出门前在训练室里拿的。”说完又抬头瞄了一眼叶修,见人还是那个表情,又立马补充到,“江知道,所以不给。”

叶修看着周泽楷快埋到地下的头,无奈的叹了口气,把人拉了过来,抬手捏住了面前人的左脸:“你呀,知道你坐飞机必须吃糖。这些,我就没收了。”周泽楷看着自家前辈好不容易稍稍变好看点儿的脸色,马上点点头。

“顺便说一下,这个夏休你就别想吃糖了。”叶修转过身去,“你藏起来的糖也别想了,小江之前给我说了以后,我全部收到箱子里锁上了。”话音刚落,叶修转头一看,果不其然地看见了周泽楷委屈的眼神,皱了皱眉。过了好一会儿,叶修转过头去,“……好吧,不过一天只能吃两颗,而且必须是牙治好以后。”

周泽楷见叶修中松口,长出了一口气,心里抱怨着:“怪不得不来接我,在生气……”与此同时,在心里用下本本给打小报告的自家副队狠狠地记上了一笔,都怪江!

此时,叶修在房间里反锁着门,周泽楷只好在客厅沙发上瘫了下去。他是许久没有回来了,已经退役的叶修可是天天都在这里吃饭睡觉打荣耀,沙发上似乎也染上了那种令人安心的,叶修的味道。本来就牙疼又舟车劳顿了一天的周泽楷就这样安安心心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窗外的阳光愈来愈刺眼,昭示着正午的到来。被晃了眼的叶修这才注意到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面对着电脑屏幕上的【B市最好的几所牙医诊所】之类的字样突然意识到自己几乎没有这方面的的经历,这又是和周泽楷同居过后他第一次牙疼,完全没有经验啊。在发现自己只是白费了20来分钟的叶某只能先打开房间的门,打算吃了饭之后再问问叶秋或者孙哲平,走向了客厅。

“小周?”正纳闷刚刚开门的时候这人怎么没反应,就看见了在沙发上化成一滩,睡得放肆的周泽楷。叶修放轻了脚步,走到周泽楷旁边的沙发坐下。毕竟是夏天,周泽楷帽子也没取的就躺下了,就算有空调,细软的头发也还是被捂得暖暖的,微长的发丝扫在脖子上 ,甚至在被头发盖住的地方出了一层薄汗。感觉到入手的头发有些湿湿的,叶修把空调的温度调低了两度,在确定周泽楷的头部不会被空调吹到之后才帮他取下了帽子,伸手揉了揉眼前的这颗毛茸茸的脑袋:“帽子下面的头发到还没怎么湿。”随即去房间里抱出了一床凉被,搭在正在会周公周泽楷身上。

也许是因为牙疼的缘故,周泽楷把嘴微微张开着,一小股唾液从嘴角滑了下来,再配上红肿的脸蛋,有一种不可描述的喜剧效果。叶修盯着联盟的脸盯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轻笑出声:“睡相这么糟糕,被粉丝知道可是要掉粉的啊,枪王大大。”说着撩开周泽楷的刘海,在额头上狠狠地亲了一口,笑着说:“等会儿饭凉了可不会等你。”说罢就走向了厨房。

可能是听见了叶修的“威胁”,本来睡得正香的周泽楷皱了皱眉,蹬了蹬腿,刚刚打算翻个身继续睡的时候,一下子压住了肿得老高右脸颊,发出了土拨鼠一样的叫声。

只不过比较凄惨。

正在厨房里做饭的叶修被他吓了一跳,以为他从沙发上掉下来了,赶忙跑出来。结果看见当事人捂着嘴,还是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小周,因为牙疼疼醒,你应该是第一个了。”见也没什么大情况,叶修面无表情地理了理围裙,又回到厨房里继续做饭了。听见有饭吃,周泽楷的肚子配合的叫了一声。察觉到自己除了一颗让自己的牙疼变本加厉的奶糖,已经将近5个小时没有吃东西的枪王立马坐起身来,穿上拖鞋一溜烟的跑到厨房里,抱住正在做饭的叶修,把头放在对方的颈窝上亲昵地蹭了蹭,低声问道:“前辈,吃什么?”

叶修似乎早已习惯他的撒娇,就着围裙擦了两下手,然后一巴掌糊到周泽楷的额头上:“西红柿鸡蛋面,你最近就别想吃辣的和甜的了,刺激性的都不行。”

“好,都听你的。”周泽楷拉开放碗筷的抽屉,取出两人份的碗筷,拿到洗碗池里用热水洗干净,又拿起酱油和醋,准备调蘸料。再恋恋不舍地看着孙翔上次送的自制油泼辣子,叹了口气,朝着叶修的碗里加了小半勺,然后就关上了罐子。

随着西红柿的香味一点点地散发出来,面也煮好了。周泽楷将那碗放了油泼辣子的蘸料递到叶修面前:“前辈的。”叶修瞄了一眼另一碗只有酱油和醋的碗,利索地把两碗面都盛好,又格外往周泽楷的面里捞了两片青菜叶,拿起筷子拌面拌匀。

周泽楷盯着叶修手里翻搅的筷子,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在叶修拌好过后刚想接过碗,就被叶修按住了手:“不行,现在太烫了,会疼的,乖。”周泽楷只好收回手,等着面凉些再吃。

看着周泽楷恨不得把这碗面给立马剐了的眼神,叶修端起周泽楷的面,小心翼翼地夹 起来,放到唇边细细地吹凉了。周泽楷看着放到自己嘴边的面,又看着叶修,只觉得心里暖洋洋的,甜滋滋的。

“小周,怎么了?牙疼?”叶修看周泽楷半天没反应,不由得担心着是不是牙疼又犯了。

“没事。”周泽楷指指叶修的那碗面,“前辈先吃。”叶修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我不饿。”

听完,周泽楷也不说话,就直勾勾地望着叶修,好像叶修不先动一口,他打死也不会吃一样。叶修实在拗不过他 ,就随意地抱着自己的碗扒了两口,垫着肚子,又继续他的喂面工程。

见叶修垫了肚子,周泽楷也不再拒绝,张大嘴,一口咬了下去,面都没嚼完就冲着叶修笑,“好吃,前辈厉害!”笑得眼睛弯成了窗外的微风,直吹进叶修的心窝里。叶修见周泽楷成功的把嘴里的面条吞了下去,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又开始喂周泽楷吃面。因为低下了头,叶修耳边的碎发也垂了下去,露出红透了的耳尖。

前辈这是……害羞了?

想到这里,周泽楷心里就像吃了蜜似的,甜味儿直朝着舌尖上漫。 这甜味反映到现实里就是周泽楷一直盯着叶修,笑得跟朵花一样,越看越好看,硬生生把叶修耳朵上的红色给笑到了脸上,手上到还是尽职尽责地为面前的人夹着面,头却是再也舍不得抬起来,低着头充鸵鸟,嘴上还不服输:“小周,你以后千万别随便冲着别人笑,杀伤力太大。”

周泽楷闻言听话地点点头:“好,只对前辈笑。”说完凑到叶修的脸旁,轻轻地在软乎乎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脸上传来同样温热的触感,叶修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许久不见的恋人,放下筷子,摸着碗的温度,感觉已经不烫了,就把碗放到周泽楷面前,抱着自己那碗已经有些粘上了的面继续向嘴里送,却又奇怪着孙翔他家的油泼辣子难道还加了砂糖不成,还甜甜的。

不过味道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