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茶

不求王者荣光加冕,但求少年意气不变。

【周叶】拔牙的滋味啊(下)

预警!!!
·周泽楷牙疼设定
·叶修已退役会做饭开车
·拔牙过程是根据自己小时候的经厉,不准确见谅
·无良画手不务正业写文(;´༎ຶД༎ຶ`)ooc见谅
前文见主页

第二天——
已经是下午两点,热辣辣的光线透过遮光帘的缝隙打在卧室的床上,叫醒了年糕似的黏着的两人。

叶修在刚醒过来,就觉得脑后的触感有点儿不对。微微抬起头转过去一看,入目的是一节白白嫩嫩的手臂。叶修怕再压着,把周泽楷的手臂给压得更厉害,刚想起身,就感觉腰上一股力气传来,一下子把他又拉入被窝。

“好了,小周。昨天摸了一晚上还不够啊。”

背后的周泽楷听见这句话,一下子从脖子红到了耳根,放开了手。

叶修裹着睡袍拉开了窗帘,看着窗外灿烂的阳光突然有一丝不祥的预感,他转头盯着周泽楷问道:“现在几点了?”刚刚睡醒的小周同学迷迷糊糊地划开手机,瞄了一眼回道:“两点。”

叶修二话不说拉起床上的周泽楷就朝着卫生间奔去:“枪王大大咱得快点了 ,我约的医生可是在三点半啊。”一听见医生两个字周泽楷立马就清醒了,看着眼前有些手忙脚乱的叶修,弱弱地问道:“要不……不去了?”

本来还在洗脸的叶修突然停下了动作,过了一会儿又开始继续打理自己一脸的胡渣,笑着对周泽楷说:“不去?周泽楷大大,理想很丰满。今天你就算是穿着睡衣,也别想跑。哥拖也会把你拖过去的哦。”虽然这个方案的可行性不大,不过对周泽楷来说这段话的意味倒是传达的明明白白。

乖乖去看医生。

明白了今天是不得不上刑场,周泽楷轻轻地按了一下自己的右脸,差点疼的叫出声来,只好认命的回到房间开始换衣服。

一刻钟之后带着昨天临时买的牛奶和面包,叶修拉着周泽楷风风火火地出了门,一脚踹上门之后,连锁都不锁直接跑到楼下开车。把周泽楷塞进了副驾之后,叶修拉开车门坐到驾驶座上。一旁的周泽楷缓过神来:“前辈……你会开车吗?”

“上个月刚拿到驾照,没问题的。”

接下来回应周泽楷的就是把他直接打到座位上的后坐力了。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以前周泽楷除了听粉丝说过自己以外就没怎么体会过了。

不过今天他是狠狠地了解了其中的精髓。

叶秋给他们找的牙科医院虽然生意不错但是应为收费原因一般顾客都是以高收入人群为主,所以位置也比较偏,过去的路也不会很堵。

所以叶修开得十分顺畅,也十分放飞自我。

最后在叶修近乎奇迹的车技下,两个人在三点一刻的时候到达了目的地。叶修停好车,急匆匆地就拉着周泽楷往楼上跑去。

上楼之后,叶修给医生打了招呼,就拉着自家小男友的手走进了问诊室里。虽说知道叶秋已经约到了医生,却没想到这个医生会是周泽楷熟人。

医生是一个和蔼中年的叔叔,一看见周泽楷就笑了起来:“这不是泽楷吗? ”周泽楷听见这个声音,反射性地打了个冷颤:
“ 李医生……”

这会儿到是叶修搞不明白了,见他疑惑,李医生笑着解释:“早些年我还在S市的时候,自己开了个小诊所,泽楷可是那里的常客啊。”“原来小周一直叨扰您啊。”叶修说着瞟了周泽楷一眼,“承蒙您关照了。”李医生闻言摆了摆手,叫周泽楷坐下。

“来,先把嘴张开。”周泽楷配合的把嘴张开,不过因为牙龈发炎,生理盐水都在眼眶里打转转,看起来怪可怜的。叶修见他这样,又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只是瞪了回去,悄悄说了一声:“活该。”周泽楷见叶修不想理他,只好继续泪眼朦胧,眼看着眼泪就要掉下来了,一只手突然带着纸巾在他脸上擦了擦。周泽楷立马回头去看,却被叶修一句别乱动又给转了回去。

这是李医生也差不多检查完了,看着两人说:“其实没多大问题,就是尽头牙,也就是智齿发炎了。泽楷,是不是又乱吃糖了?”周泽楷低下了头,只露了个头顶对着李医生。李医生转头看向叶修:“把这两颗智齿拔了就行了,智齿拔了也不会影响正常生活很多人都是拔了的。” 叶修冲李医生点了点头:“那……就今天吧。”“好的,那泽楷就和我去准备一下吧。”

“嗯,好。”周泽楷条件反射式的回答道。

“等等,前辈!!!”

被叶修丢进手术室后,周泽楷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答应了什么事,可怜兮兮地盯着叶修,可对方理都不理他,周泽楷治好整理好表情,看起来的平常没什么区别。

看见周泽楷强装镇定的样子,叶修也有点于心不忍,看着李医生。“没事,会打局部麻醉的。麻药也是进口的,不会伤及神经。”听见李医生这样说,叶修也小小的松了口气,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小周乖,拔个牙而已。我们枪王大大除了加血无所不能,一会儿就过去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有不由得想为什么自己当初没有玩奶妈,自我恢复总比在牙龈上来一针轻松。

看见手术室的门关上了,叶修出去坐到了走廊的长椅上。坐了一会儿又实在是闲不住,站起身来,从裤兜里掏出一盒烟抖出一根来,刚打算点烟的时候才想起来医院禁烟,又给塞了回去。站了一会儿后又开始在走廊里来回游荡,时不时还往手术室里边望一眼,然后飞快地低下头,继续徘徊。

突然一个护士走来过来,三十来岁的样子,温温和和的。她叫住叶修:“先生,喝杯水吧。”叶修愣了一下,从护士手中接过水杯,道了声谢。

“冒昧的问一句,在手术室里面的那位是您的爱人吧。”护士问道。叶修转过头,有些惊讶的看看着她:“是的,您是怎么知道的?”护士笑了笑:“您看您着急的,不过拔个牙而已,这才几分钟就坐不住了。你们感情一定很好吧。”“嗯……还好吧。”叶修听了护士的话,慢慢地低下头去,耳朵倒是红了个透。

“您再等一会儿吧,大概再过个几分钟就能出来了。”护士说完就回到了前台。叶修则坐了下来,尽量耐心的等待着。

和护士说的一样,不一会儿周泽楷就出来了,嘴里咬着一坨棉花,手里还拿着一盒药。李医生走出来,看见叶修急匆匆地走过来,简单的向叶修叮嘱了一下:“这个是消炎药,他牙龈有点发炎,等咬完棉球之后就可以吃了,剂量我写在包装上了。用温水,注意不要过烫。还有再过半个小时,棉球就可以吐了。到时候可以买点比较软的冰淇淋给他吃,能更快的止血,不过不要吃多了。”

一听见可以吃甜食,周泽楷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叶修想起小时候配叶秋来拔过牙,医生也让吃冰淇淋,忍不住笑了起来,就顺便说了一句:“这像是安慰小孩子一样啊。”毫不意外的收到了周泽楷抱怨的眼神。叶修强压下笑意,对李医生道了谢,就拉着周泽楷下了楼,开车回家了。

快到家的时候,叶修才想起昨天把家里的鸡蛋用完了,就顺道去了一趟超市,也不想锁车就把周泽楷留在了车里。等叶修拎着一小包东西回到车里的时候,周泽楷已经悄悄地把棉球吐了。

“前辈,一个小时了。”
听见周泽楷这么说,叶修看了下表,的确也过了一个小时了,就在塑料袋里翻了几下,翻出一小盒香草冰淇淋。叶修一向不喜欢吃太过甜腻的东西,尤其是香草味的,这是卖给谁的,也就不用说了。打开盖子后,怕周泽楷自己不小心碰到伤口,叶修就挖起一小块,送到周泽楷嘴里。香草馥郁的滋味在舌尖上一点一点展开,渐渐地蔓延到整个口腔,配上牛奶冰淇淋的醇厚,香甜的味道一下子就赶走了所有的难过分子,只留下美妙的甜味。尝过第一勺后,周泽楷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叶修手上的甜品。

看见周泽楷吃的这么开心,叶修也有点好奇,见周泽楷嘴唇上沾了一点,就用手指抹了下来,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好甜啊……”周泽楷早就习惯了叶修这个动作,有些疑惑的问道:“是吗?”

「看着为自己吃东西的恋人心里会很满足」周泽楷曾经在网上看见过这样的话题。那已经是六七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的周泽楷还没有进入联盟,对叶修也只是单纯的崇拜。不过毕竟是青春期的男孩子,对这些问题难免会很感兴趣。也许是应为那下面的评论太过美好,太过吸引人,所以才让周泽楷一直记到了现在。

「那样的两个人会懂得对方的好,对方的不好。但唯一不变的,就是那份珍惜了。」

也只有现在才真正的理解到那份心情是多么美好。

多么甜蜜。

左手边的人在认认真真地和一盒冰淇淋较着劲,不珍惜可就是笨蛋啦。

回去的路上,周泽楷也一直看着叶修,看的叶修有点不自在了,在一个红灯时转过头去问道:“小周,你有什么事想和我说吗?”

周泽楷认真的看着叶修的眼睛,微微地笑着:“嗯……”

“前辈,以后……车开慢点。”

评论(11)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