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茶

不求王者荣光加冕,但求少年意气不变。

【周叶】果然糖果还是不够甜啊

预警!!!
·周泽楷牙疼设定
·叶神已退役,会做饭
·后续随缘
·无良画手不务正业写文,ooc见谅(;´༎ຶД༎ຶ`)



作为S市的居民,周泽楷对糖的喜爱可谓是编写在基因里的。在轮回的大厅到训练室里,虽说没到泛滥的程度,但是装有各类糖果的糖罐子倒是随处可见。

不过要说口味,周泽楷也不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甜党,而是偏爱重口味的食物。火锅啊,麻辣汤之类的也是外出吃饭的首选。但是毕竟是联盟的脸面,源源不断的代言和杂志拍摄让轮回的经理对周泽楷的饮食也是相当的严格。

但是总有松懈的时候……

“所以,现在夏休期一没代言,二没经理你就搞成这个样子?可以啊,小周。”
面对着一脸温和如风的笑意叶修,周泽楷没由来地拉了拉帽子,认命地把被叶修拉下一半的口罩取了下来,抿了抿嘴,睁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微笑的前辈。

叶修瞟了他一眼,伸手就在周泽楷红肿的右脸毫不留情地按了下去,然后在意料之中的收获了枪王大大毫无形象的惨叫。

“前辈!!!”才被毫不留情地凌虐到双眼泪汪汪的周泽楷感受到右脸颊上温热的触感,警惕的看着并没有把手收回去的叶某人,悄悄地往后退了一步……结果被身后的鞋子绊倒了,一屁股砸在了门上。周泽楷这一摔可把叶修吓了一大跳,随即又想到周泽楷反应这么大的原因,脸立马拉了下来。刚想出口训两句,一抬头正对上周泽楷满是生理盐水的大眼睛,就只好砸了砸嘴,有对着自己乱蓬蓬的头发一阵抓,然后朝着周泽楷伸出手去。

这下枪王大大倒是老实了不少,乖乖地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来上飞机前拿的糖。
叶修看着手里的糖果,掂了两下:“哟,这是小江给你?不过你这个牙疼也不像是一天两天的了,我可不信小江他会一点没发现。”周泽楷闻言摇了摇头,又马上把头埋下去:“出门前在训练室里拿的。”说完又抬头瞄了一眼叶修,见人还是那个表情,又立马补充到,“江知道,所以不给。”

叶修看着周泽楷快埋到地下的头,无奈的叹了口气,把人拉了过来,抬手捏住了面前人的左脸:“你呀,知道你坐飞机必须吃糖。这些,我就没收了。”周泽楷看着自家前辈好不容易稍稍变好看点儿的脸色,马上点点头。

“顺便说一下,这个夏休你就别想吃糖了。”叶修转过身去,“你藏起来的糖也别想了,小江之前给我说了以后,我全部收到箱子里锁上了。”话音刚落,叶修转头一看,果不其然地看见了周泽楷委屈的眼神,皱了皱眉。过了好一会儿,叶修转过头去,“……好吧,不过一天只能吃两颗,而且必须是牙治好以后。”

周泽楷见叶修中松口,长出了一口气,心里抱怨着:“怪不得不来接我,在生气……”与此同时,在心里用下本本给打小报告的自家副队狠狠地记上了一笔,都怪江!

此时,叶修在房间里反锁着门,周泽楷只好在客厅沙发上瘫了下去。他是许久没有回来了,已经退役的叶修可是天天都在这里吃饭睡觉打荣耀,沙发上似乎也染上了那种令人安心的,叶修的味道。本来就牙疼又舟车劳顿了一天的周泽楷就这样安安心心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窗外的阳光愈来愈刺眼,昭示着正午的到来。被晃了眼的叶修这才注意到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面对着电脑屏幕上的【B市最好的几所牙医诊所】之类的字样突然意识到自己几乎没有这方面的的经历,这又是和周泽楷同居过后他第一次牙疼,完全没有经验啊。在发现自己只是白费了20来分钟的叶某只能先打开房间的门,打算吃了饭之后再问问叶秋或者孙哲平,走向了客厅。

“小周?”正纳闷刚刚开门的时候这人怎么没反应,就看见了在沙发上化成一滩,睡得放肆的周泽楷。叶修放轻了脚步,走到周泽楷旁边的沙发坐下。毕竟是夏天,周泽楷帽子也没取的就躺下了,就算有空调,细软的头发也还是被捂得暖暖的,微长的发丝扫在脖子上 ,甚至在被头发盖住的地方出了一层薄汗。感觉到入手的头发有些湿湿的,叶修把空调的温度调低了两度,在确定周泽楷的头部不会被空调吹到之后才帮他取下了帽子,伸手揉了揉眼前的这颗毛茸茸的脑袋:“帽子下面的头发到还没怎么湿。”随即去房间里抱出了一床凉被,搭在正在会周公周泽楷身上。

也许是因为牙疼的缘故,周泽楷把嘴微微张开着,一小股唾液从嘴角滑了下来,再配上红肿的脸蛋,有一种不可描述的喜剧效果。叶修盯着联盟的脸盯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轻笑出声:“睡相这么糟糕,被粉丝知道可是要掉粉的啊,枪王大大。”说着撩开周泽楷的刘海,在额头上狠狠地亲了一口,笑着说:“等会儿饭凉了可不会等你。”说罢就走向了厨房。

可能是听见了叶修的“威胁”,本来睡得正香的周泽楷皱了皱眉,蹬了蹬腿,刚刚打算翻个身继续睡的时候,一下子压住了肿得老高右脸颊,发出了土拨鼠一样的叫声。

只不过比较凄惨。

正在厨房里做饭的叶修被他吓了一跳,以为他从沙发上掉下来了,赶忙跑出来。结果看见当事人捂着嘴,还是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小周,因为牙疼疼醒,你应该是第一个了。”见也没什么大情况,叶修面无表情地理了理围裙,又回到厨房里继续做饭了。听见有饭吃,周泽楷的肚子配合的叫了一声。察觉到自己除了一颗让自己的牙疼变本加厉的奶糖,已经将近5个小时没有吃东西的枪王立马坐起身来,穿上拖鞋一溜烟的跑到厨房里,抱住正在做饭的叶修,把头放在对方的颈窝上亲昵地蹭了蹭,低声问道:“前辈,吃什么?”

叶修似乎早已习惯他的撒娇,就着围裙擦了两下手,然后一巴掌糊到周泽楷的额头上:“西红柿鸡蛋面,你最近就别想吃辣的和甜的了,刺激性的都不行。”

“好,都听你的。”周泽楷拉开放碗筷的抽屉,取出两人份的碗筷,拿到洗碗池里用热水洗干净,又拿起酱油和醋,准备调蘸料。再恋恋不舍地看着孙翔上次送的自制油泼辣子,叹了口气,朝着叶修的碗里加了小半勺,然后就关上了罐子。

随着西红柿的香味一点点地散发出来,面也煮好了。周泽楷将那碗放了油泼辣子的蘸料递到叶修面前:“前辈的。”叶修瞄了一眼另一碗只有酱油和醋的碗,利索地把两碗面都盛好,又格外往周泽楷的面里捞了两片青菜叶,拿起筷子拌面拌匀。

周泽楷盯着叶修手里翻搅的筷子,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在叶修拌好过后刚想接过碗,就被叶修按住了手:“不行,现在太烫了,会疼的,乖。”周泽楷只好收回手,等着面凉些再吃。

看着周泽楷恨不得把这碗面给立马剐了的眼神,叶修端起周泽楷的面,小心翼翼地夹 起来,放到唇边细细地吹凉了。周泽楷看着放到自己嘴边的面,又看着叶修,只觉得心里暖洋洋的,甜滋滋的。

“小周,怎么了?牙疼?”叶修看周泽楷半天没反应,不由得担心着是不是牙疼又犯了。

“没事。”周泽楷指指叶修的那碗面,“前辈先吃。”叶修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我不饿。”

听完,周泽楷也不说话,就直勾勾地望着叶修,好像叶修不先动一口,他打死也不会吃一样。叶修实在拗不过他 ,就随意地抱着自己的碗扒了两口,垫着肚子,又继续他的喂面工程。

见叶修垫了肚子,周泽楷也不再拒绝,张大嘴,一口咬了下去,面都没嚼完就冲着叶修笑,“好吃,前辈厉害!”笑得眼睛弯成了窗外的微风,直吹进叶修的心窝里。叶修见周泽楷成功的把嘴里的面条吞了下去,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又开始喂周泽楷吃面。因为低下了头,叶修耳边的碎发也垂了下去,露出红透了的耳尖。

前辈这是……害羞了?

想到这里,周泽楷心里就像吃了蜜似的,甜味儿直朝着舌尖上漫。 这甜味反映到现实里就是周泽楷一直盯着叶修,笑得跟朵花一样,越看越好看,硬生生把叶修耳朵上的红色给笑到了脸上,手上到还是尽职尽责地为面前的人夹着面,头却是再也舍不得抬起来,低着头充鸵鸟,嘴上还不服输:“小周,你以后千万别随便冲着别人笑,杀伤力太大。”

周泽楷闻言听话地点点头:“好,只对前辈笑。”说完凑到叶修的脸旁,轻轻地在软乎乎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脸上传来同样温热的触感,叶修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许久不见的恋人,放下筷子,摸着碗的温度,感觉已经不烫了,就把碗放到周泽楷面前,抱着自己那碗已经有些粘上了的面继续向嘴里送,却又奇怪着孙翔他家的油泼辣子难道还加了砂糖不成,还甜甜的。

不过味道不错。

评论(4)

热度(108)